元好问:春天的伴手礼与伤心泪 | 江弱水专栏}

来自新浪网:   创建时间:2019-05-11 15:12   33人评论

元好问生于金源盛时,所谓“大定明昌五十年”,民俗士风与宋无异。士人读书、应举、仕进,民间祭神、乞火、送穷,是尺度的华夏生活画风。以是说,读元遗山与读苏东坡、黄山谷,在文明上险些没有任何殊异之感。底下我们来看他的一首七律《春日》:

里社春盘巧欲争,裁红晕碧助春心。

忽惊此日仍为客,却想昔时似隔生。

贫里齑盐怜节物,糊弄歌吹失欢声。

南州剩有回籍伴,兵马什么时候道路清。

诗作于金哀宗正直二年

(1225)

“里社”,东汉蔡邕《专断》下:“大夫如下成群立社,曰置社。大夫不得挺拔社,与民族居。庶民已上则共一社,今之‘里社’是也。”这是连绵千年的汉民族古代,可见王朝虽接续兴替,民间社会的规制与风习的深沉腐殖土仍然固定。

元好问(1190-1257),字裕之,号遗山。山西秀容(今忻州)人。金末与蒙古时期闻名文学家、史学家。幼有神童之誉,金宣宗兴定五年(1221年)中进士,做过几处县令,官至行尚书省左司员外郎 。金亡后被囚数年,暮年回闾里遁世不仕,潜心著作。他是金朝文坛盟主,“蔚为一代宗工”。擅作诗、文、词及散曲。此中以诗造诣最高,存诗一千三百余首。有《元遗山先生全集》、《中州集》。

“春盘”是前人极富诗意的迎春风俗,源于汉朝。六朝人元旦有辛盘之供,也即是取韭、姜,蒜、荠、芹等五种菜蔬摆盘。唐宋时多加生菜,与米麦饼食,再搭配红花绿绦之类,谓之“春盘”,邻里之间互相奉送。以是要做得考究,做得巧,像现在的盆景、插花艺术,故墨客曰:

里社春盘巧欲争,裁红晕碧助春心。

原有注:“欧阳詹《春盘赋》‘裁红晕碧,以助春心’为韵。”佳在花心理妙作剪裁搭配,“裁红晕碧”,争妍斗奇,故云“巧欲争”。“助春心”也即助春兴。“春盘”真是春天的伴手礼,前人也真是对节令的转换有切肤沁心的敏感。但更为刻骨惊心的是:

忽惊此日仍为客,却想昔时似隔生。

首联一片现世平稳、光阴静好的形象,但是,这已是金人丧师失地覆国之际,蒙古的铁蹄将金源的广袤河山挤压在河南一小块。元好问的闾里在山西忻州,十年前被屠,死者逾十万。但墨客从前的闾里生活曾是那样宁静安静,当今想起来恍若隔世。陇头活水,鸣声呜咽。念吾一身,飘然田野。这种猛烈的忧愤,将春和景明的空气一扫而光。

贫里齑盐怜节物,糊弄歌吹失欢声。

在山居的困窘贫苦里,只能用“齑”

(jī)

(此处读chuì)

南州剩有回籍伴,兵马什么时候道路清。

“南州”指南阳,作者避乱多年,尚存同乡,只祈愿战斗暂停,道路清平,可以结伴回籍。“兵马”,戎指武器,马是战马,合起来即指代战斗。这个词杜诗习用,密集多达二十多处,此中名句就有:“兵马不如归马逸,千家今有百家存。”

(《白帝》)

(《又呈吴郎》)

(《登岳阳楼》)

当今,我们来看作为《春日》的潜文本的一首杜诗,题为《立春》:

春日春盘细生菜,忽忆两京梅发时。

盘出高门行白玉,菜传纤手送青丝。

巫峡寒江那对眼,杜陵远客不堪悲。

此身未知归定处,呼儿觅纸一题诗。

这首七律是杜甫在夔州时所作。与元好问同样,这也是“远客不堪悲”的伤怀诗。峡中逢春,杜甫想起了在长安和洛阳时,高门大宅,纤手静瓷,传递的那生菜“春盘”。当今哪有入眼满意的春物?杜甫每每从一篮樱桃,或一盘生菜,遐想到昨日长安的辉煌,而寓以深沉的感伤。

钱锺书说元遗山七律“学杜之肥,不学杜之瘦”,是说杜甫七律有阔大宏亮与密栗沉郁两种样式。元的七律,往往声高境阔,“肥了”。但这首《春日》,却是偏于“瘦”的路数,声响不辣么响,间架不辣么大,却有钱锺书歌颂元氏七律的普通好处:“扬而能抑,刚中带柔,家国感深,情文有自。”手法靠近活泼白描,句法和节拍放诞流走,加上苦楚的滋味,与老杜《立春》相配一致。

并且,从句法来看,元诗首联“里社春盘巧欲争,裁红晕碧助春心”两用“春”字,也故意效仿杜诗首句“春日春盘细生菜”的“春”字重出。“忽惊此日仍为客”,感同“忽忆两京梅发时”。“裁红晕碧”的富丽与“贫里齑盐”的清寒范例鲜明,又何尝不是“两京”“高门”与“巫峡寒江”的今昔相形?“兵马什么时候道路清”,更填塞了杜诗“兵马暗天宇”“胡尘暗天道路长”的回声。

要晓得,杜甫以后,七律写得好欠好,根基上就看学杜学得像不像。元遗山的七律历代评估很高,缘故在此。

作者:江弱水

编纂:徐悦东 校对:薛京宁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消息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犯罪和不良信息告发电话:010-62675637